“一带一路”重要油气资源国—俄罗斯

俄罗斯油气资源极其丰富,油气资源主要分布在西西伯利亚、伏尔加—乌拉尔、东西伯利亚和远东等地区。俄罗斯的主要油气生产基地已过高峰期,为稳产和增产,俄罗斯加大了新区和大陆架的开发力度,长期来看,俄罗斯东部油田及俄罗斯北极未开发油田可能发挥更大作用。俄罗斯里海属区及北部未开发的伯朝拉地区可能拥有大规模的油气储量,同时由于制裁和低油价的影响,俄罗斯能源公司尤其是像深海项目、北极近海项目和页岩项目这种高成本项目的融资受到影响。俄罗斯拥有庞大的油气运输管网,国内出口管道网几乎完全由国营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公司拥有并运行,俄罗斯规划在2019 年之后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将开始运营。

据EIA最新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俄罗斯的原油探明储量800亿桶,占世界已探明储量5%,排名世界第八;俄罗斯大部分石油产自西西伯利亚及伏尔加—乌拉尔地区。另外,俄罗斯东西伯利亚、远东地区与北极地区的石油产量也在增长。2014年约12%的石油产自东西伯利亚及俄罗斯远东地区(克拉斯诺雅茨克、伊尔库茨克、雅库特、库页岛)。但这两个地区2009年的产油量至多不超过俄罗斯产油量的5%。长期来看,俄罗斯东部油田及俄罗斯北极未开发油田可能发挥更大作用。俄罗斯里海属区及北部未开发的伯朝拉地区可能拥有大规模的油气储量。许多新项目正在开发中。一些新项目可能仅仅弥补旧油田减少的产量,所以俄罗斯石油产量近期不会有明显增长。先进技术的使用及采油工艺的完善提高了现存油田的产油量。俄罗斯大部分石油产自西西伯利亚盆地的油田,比如俄罗斯石油公司开发萨莫特洛尔油田及斯科耶地区的油田。

俄罗斯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储量,截至2016年,俄罗斯天然气储量达1688 万亿立方英尺(Tcf),约占世界已探明储量的四分之一。国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在俄罗斯天然气上游部门占重要地位。其大部分储量位于西西伯利亚地区,仅亚姆堡,乌连戈依和梅德维日三个气田储量就占俄罗斯天然气总储量的较大部分。

近期制裁和低油价带来的影响

制裁和低油价使国外减少了俄罗斯油气上游产业的投资,特别是北极近海和页岩项目的投资减少,并且使项目融资变得更加困难。近几年,俄罗斯政府推出特殊税率或免税期,鼓励投资支持开发开采难度大的资源,如开发北极近海油田与低渗透油层。税率优惠与潜在的巨大能源吸引了许多跨国公司,这些公司与俄罗斯公司合作开发北极资源与页岩资源。2012年和2013年埃克森美孚国际公司、埃尼集团、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中国石油公司(CNPC)与俄罗斯石油公司共同开发北极油田。尽管俄罗斯受到制裁,2014年5月道达尔公司仍同意与卢克石油公司共同开发页岩资源。但由于下半年追加制裁的影响,道达尔公司9月中止了双方合作关系。此外,埃克森美孚国际公司、壳牌石油公司、英国石油公司、挪威国家石油公司都与俄罗斯公司签署协议,共同开发页岩资源。但事实上在俄罗斯受到制裁后,所有参与北极近海项目与页岩项目的西方公司都中止了与俄方的合作。

没有西方石油公司帮助,北极近海资源与页岩资源很难得到开发。但制裁短期内对俄罗斯资源产量影响不大,因为至少在5到10年内,俄罗斯不会开发这些资源。制裁直接影响计划投资俄罗斯资源的西方公司,它们对资源的大额投资因此暂停。随着石油价格的降低,俄罗斯来源于石油和天然气的国家收入大幅下降,国家的预算赤字也在增长。对此,俄罗斯政府已经实施或提出了各项措施以增加收入。俄罗斯政府在过去几年里已经几次修改采矿税和碳烃化合物的出口税。最新的变化和对即将到来的变化的建议都倾向于提高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税收。

除了税收,俄罗斯政府还从国家是公司股东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分红。2016年4月,俄罗斯政府控制的国有企业支付了至少2015年净收入的50%作为分红,公司几乎支付了通常双倍的股息。2015年1月,俄罗斯政府宣布出售其在几家俄罗斯公司的部分股份的意图,包括Bashneft和俄罗斯石油公司。Bashneft是俄罗斯的10大石油生产公司之一。2015年10月,联邦政府以53亿美元出售了其在Bashneft公司50.08%的控股权。

石油出口

大部分俄罗斯原油出口到欧洲国家,主要是德国,荷兰,白俄罗斯和波兰。一小部分俄罗斯原油出口到亚太地区,中国和日本在俄罗斯出口总额中所占份额持续增长。俄罗斯出口到北美洲和南美洲的原油较少。俄罗斯石油运输公司几乎垄断了俄罗斯管道网,绝大多数俄罗斯原油出口都必须通过俄罗斯石油公司的系统才能出口到周边国家或经俄罗斯港口出口。少量的出口通过铁路或独立拥有的港口油轮装载运输。

俄罗斯至少有20个港口可将其石油产品出口到不同的市场,包括欧洲,美洲和亚洲。其中四个港口(新罗西斯克,普里莫尔斯克,乌斯季-卢加和科济米诺)出口量共占俄罗斯海运原油出口量的85%。

新罗西斯克是俄罗斯主要的石油码头,位于黑海沿岸。其装载量超过100万桶/天。普利莫尔斯克和乌斯季-卢加港口都位于俄罗斯位于芬兰海湾上的圣彼得堡附近。普利莫尔斯克港口于2006年开设,其装载量为130万桶/天。乌斯季-卢加港口于2009年开设,其装载量为50万桶/天。普利莫尔斯克和乌斯季-卢加港口接收来自波罗的海管道系统的石油,这个系统主要运输来自泰马诺-伯朝拉河,西西伯利亚和乌斯季-卢加地区油田开采的原油。乌斯季-卢加港口也是俄罗斯煤矿和液化烃出口的主要港口。科济米诺位于海参崴市附近,位于俄罗斯远东的普利莫尔斯克省,它容量为30万桶/天。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管道的第二段于2012年开设,此前科济米诺一直通过铁路运输原油。2015年,每天预计通过科济米诺港运输将近60万桶原油,略低于现在的容量。

俄罗斯东部主要石油及天然气管道线路

俄罗斯拥有广阔的分销和出口管道网。俄罗斯国内出口管道网几乎完全由国营俄罗斯石油公司拥有并运行。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即里海管道财团经营的从哈萨克斯坦的田吉兹油田到俄罗斯的新罗西斯克黑海港口的管道。里海管道财团由企业财团所有,其中俄罗斯政府拥有最大份额(24%)。政府在财团中的利益由俄罗斯石油运输公司代表。国营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和雪佛龙公司分别是该财团第二大股东(19%)和第三大股东(15%)。另一个例外是跨萨哈林管道,归俄罗斯东部的萨哈林2号财团所有。

天然气出口

俄罗斯大部分的出口天然气通过输气管道运往欧洲,其中大部分天然气运往德国,土耳其,意大利,白俄罗斯以及乌克兰。剩余的大部分天然气通过液化天然气形式出口到亚洲。

俄罗斯的天然气运输系统包括超过10万英里的高压管道及26个地下天然气储藏设施。大多数的俄罗斯天然气管道建于苏维埃政权时期,其75%的运输系统使用年限已超过20年。自从2005年之后的几年以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已经增加了新的重要管道来容纳新的供给来源,如亚马尔和东西伯利亚的气田,增加了新的出口路线,包括出口到中国以及避开乌克兰通往欧洲的新管道。联合供气(UGS)系统是俄罗斯西部互联天然气管道的集体名称。联合供气系统包括国内管道及欧洲——俄罗斯出口管道的国内部分,但并不包括东俄罗斯地区的管道。2007年俄罗斯政府指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建立东部天然气项目(EGP),扩张东西伯利亚及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天然气基础设施。东部天然气项目的主干是西伯利亚管道动力,目前正处于建设中。

俄罗斯拥有一套独立运营的液化天然气出口设施——萨哈林液化天然气——2009年开始运营,其最初设计运输能力为每年运输960万吨(mt)液化天然气(约为4600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大多数液化天然气已经通过长期供应协定签订销售给日本及韩国买家。设施的脱瓶颈改进及最优化使得2011年设施的运输能力增加了320万吨(1500亿立方英尺)。大部分增加的液化天然气通过短期协议销售或在市场现场进行出售。2015年,出口的萨哈林液化天然气量稍高于5000亿立方英尺,其中72%销往日本,24%销往韩国,2%销往中国,2%销往台湾。

俄罗斯主要原油管道

设施状态容量

(百万桶/天)

总长度

(英里)

供应地区目的地详情
德鲁兹巴运行中22,500西伯利亚和乌拉尔-伏尔加地区欧洲1964年完工
波罗的海1号管道系统运行中1.3730连接德鲁日巴芬兰海湾的普里莫尔斯克港2001年完工
波罗的海2号管道系统运行中0.6620连接德鲁日巴芬兰海湾的乌斯季-卢加港2012年完工
西北管道系统待用0.350连接德鲁日巴Butinge,立陶宛和文茨皮尔斯,波罗的海海岸的拉脱维亚自2006年以来已停用
里海管道财团(CPC)运行中0.7940哈萨克斯坦的田吉兹油田诺沃思比尔斯克,黑海沿岸的俄罗斯计划扩展到130万桶/天
巴库新罗西斯克管道运行中0.1830里海和中亚,经由里海沿岸阿塞拜疆的桑加哈尔港口诺沃思比尔斯克,黑海沿岸的俄罗斯1996年完工
东部管道
跨萨哈林管道运行中0.2500萨哈林油田(库页岛北部近海)太平洋沿岸的普里戈罗德诺耶海港(库页岛南部)2008年完工

 

 

 

 

设施状态容量

(百万桶/天)

总长度

(英里)

供应地区目的地详情
东西伯利亚太平洋(ESPO)管道运行中东西伯利亚太平洋-1 – 目前1.2,到2020年为1.6;东西伯利亚太平洋-2 – 目前0.5 ,至2020年为1.0;中国支线 – 目前0.3,至2018年为0.6东西伯利亚太平洋-1 – 1,700;东西伯利亚太平洋-2 – 1,300;大庆支线 – 660东西伯利亚油田,经由连接管道,连接西伯利亚油田和亚马尔-涅涅茨地区太平洋沿岸的科济米诺海港,及中国大庆支线东西伯利亚太平洋-1 (泰舍特——斯科沃罗季诺)2009年完工;东西伯利亚太平洋-2 (斯科沃罗季诺——科济米诺) 2012年完工, 2012 斯科沃罗季诺——中国大庆支线2010年完工
普尔佩萨莫特洛尔管道运行中0.5270亚马尔-涅涅茨地区和鄂毕盆地连接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管道2011年完工
扎波罗热普尔佩管道施工0.6 (可扩展至0.9)300扎波罗热和亚马尔-涅涅茨地区连接普尔佩-萨莫特洛尔和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管道预计2016年第四季度完工商业运营,预计2017年20万桶万桶/天。
库云巴泰舍特管道施工0.16430库云巴油田(推迟到2018年启动)连接东西伯利亚管道因油田完井拖延,计划运营可能会从2016年延期至2017年

来源:美国能源信息部基于俄罗斯石油运输公司,库页岛能源,里海管道财团,阿塞拜疆共和国国营石油公司,奥兰立陶宛,欧洲议会,Nefte Compass,普氏石油价格报表给出。

 

俄罗斯主要天然气管道

设施状态运输能力(每年万亿立方英尺)总长度(英里)供应地区市场备注
西部管道
亚马尔欧洲管道运营中1.2超过 1,000西西伯利亚气田包括乌连戈依地区通过白俄罗斯到达波兰,德国及北欧
Blue stream管道运营中0.6750西西伯利亚气田包括乌连戈依地区通过黑海运往土耳其2003年开始运营
北欧管道运营中1.9760西西伯利亚气田包括乌连戈依地区通过波罗的海通往德国和北欧2011年开始运营
北欧管道2规划中1.9760西西伯利亚气田包括乌连戈依地区西西伯利亚气田包括乌连戈依地区规划2019年开始运行营
乌连戈依乌赫塔, 波瓦年科沃乌赫塔, 和乌赫塔托尔若克运营中同时在建设中高达6.0超过1,500亚马尔半岛的波瓦年科沃气田及乌连戈依区气田通过北欧管道和其他管道通往俄罗斯部及欧洲乌连戈依—乌赫塔—托尔若克支线于2006年开始运营;波瓦年科沃—乌赫塔第一支线于2012年开始运营
联盟和兄弟管道 (乌连戈依帕玛里乌日哥罗德)运营中超过3.5超过2,800西西伯利亚气田包括乌连戈依地区,俄罗斯的乌拉尔气田及中亚通过乌克兰运往西俄罗斯和欧洲第一条通往欧洲的天然气出口主干管线, 建于及开始运营于苏维埃政权时期
南部走廊管道建设中2.2西部路线 — 550 东部路线 — 1,010西西伯利亚气田包括乌连戈依地区通过土耳其支线运往土耳其和欧洲西部路线施工始于2012年
土耳其支线规划中高达1.1超过500西西伯利亚气田包括乌连戈依地区通过黑海到达土耳其和欧洲东南部规划从4条管线减成2条管线,第一条管道最早与2019年底开始运营
南部支线已取消2.2560 (近海)西西伯利亚气田包括乌连戈依地区通过黑海运往欧洲东南部2014年底取消,由土耳其支线代替
东部管道
跨萨哈林岛管道运营中0.3500萨哈林气田 (萨哈林岛北部近海)萨哈林岛南部Prigorodnoye地区的萨哈林液化天然气厂2008年开始运营
萨哈林哈巴罗夫斯克符拉迪沃斯托克运营中0.21,120萨哈林气田 (萨哈林岛北部近海)中国东北与后来扩展到与库页岛哈巴罗夫斯克海参崴管道连接2011年开始运营,通过额外加压运输能力可增加到每年 1.1 万亿立方英尺
西伯利亚力量,1 (出口到中国的“东方管道”)建设中主干线高达2.2;

中国线1.3

超过1,800东西伯利亚气田包括雅库提亚地区Chayodinsk 气田和伊尔库次克地区的科威特卡中国东北与后来扩展到与库页岛哈巴罗夫斯克海参崴管道连接预计2019年或者2年以后
西伯利亚力量,2期(阿尔泰/西部路线)规划中1.11,620西西伯利亚油田包括乌连戈依区中国2020年或以后

数据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根据Total公司, 诺瓦泰克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Export公司,萨哈林能源公司,World Gas Intelligence, 《石油指南》,Argus FSU。

2013年俄罗斯修订天然气出口法,允许诺瓦泰克公司及俄罗斯石油公司出口液化天然气,打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在所有天然气出口上的垄断。俄罗斯目前拥有大量处于各种阶段的规划,涉及新液化天然气管道建设的提议,包括正处于建设中的第二套液化天然气液化设施。亚马尔液化天然气管道的建设始于2013年,由诺瓦泰克公司领导的集团公司,诺瓦泰克控股50.1%,道达尔公司以及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各控股20%,丝路基金有限责任公司(由中国政府建立的投资基金)持有该项目的9.9%。三条液化生产线的第一条将于2017年上线。这三条液化天然气生产线,每条的能力为每年生产550万吨的液化石天然气,并且亚马尔半岛东北的南坦别伊天然气田和凝析气田还将向生产线输运天然气。

为了将液化天然气从北极地区运出来,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已经委任建造高达16级耐冰油轮。出口主要针对于亚洲液化天然气市场,在一年中的大多数时间里,耐冰油轮将从亚马尔半岛西部经过北冰洋和白令海峡直接将货物运往亚洲。冬季期间,如果直接路线受阻而不能航行时,耐冰油轮将从亚马尔半岛西部将货物运送到欧洲。在欧洲,液化天然气将被装载于常规液化天然气油轮,然后通过苏伊士运河将货物运往亚洲。

俄罗斯液化天然气项目

设施区域状态运输能力(每年百万公吨液化天然气)宣布开始年份所有者
液化项目
萨哈林液化天然气太平洋沿岸运营中9.62009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英荷壳牌公司,日本三井集团及三菱集团
亚马尔液化天然气北级海岸建设中16.52017诺瓦泰克公司,道达尔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以及中国政府建立的投资基金
北极液化天然气北极海岸规划中高达16.52025诺瓦泰克公司
波罗的海液化天然气波罗的海沿岸规划中102021年以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远东液化天然气太平洋沿岸规划中52020年以后埃克森美孚国际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印度ONGC Videsh公司以及日本财团SODECO公司
萨哈林液化天然气 (扩张)太平洋沿岸规划中52020年以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英荷壳牌公司,日本三井集团及三菱集团
符拉迪沃斯托克液化天然气太平洋沿岸规划中152018年以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伯朝拉液化天然气北冰洋沿岸延迟高达8俄罗斯石油公司
施托克曼液化天然气北冰洋沿岸延迟30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再气化项目
加里宁格勒液化天然气波罗的海沿岸规划中2.42017年以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数据来源:美国能源信息局根据萨哈林能源公司,道达尔公司,诺瓦泰克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伯朝拉液化天然气,Barents Observer,路透社,Argus FSU以及World Gas Intelligence的数据报告。

 

编译自EIA等相关资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学情报 » “一带一路”重要油气资源国—俄罗斯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