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油气:现实与神话

本文不是地质学家对页岩革命的赞颂,而是从俄罗斯政治利益出发,对页岩革命的批判和否定。一般认为,页岩、水平钻井和地层水力压裂技术是页岩革命的基础。但本文作者全盘否定了这些,认为页岩革命是地缘政治的傲慢、精心策划的国家对抗阴谋、石油走私、市场投机把戏、公关活动的大杂烩。页岩革命不曾有过,如今也不存在。

1 概念的不确定性

人们一般不从页岩中开采油气,而是从砂岩和碳酸盐岩层获取油气流,这种岩层的厚度多为10~20米,常下伏于渗透性明显偏低的各种页岩或者被其所覆盖。考虑到上述情况,实际上这里说的是从含油气少的岩层开采难以回采的油气。这可不是什么新问题,包括俄罗斯在内的许多油气开采国一直都在研究这个问题。

2 经济合理性

“页岩奇迹”未曾出现,看来也不会出现。美国页岩油气田的开采量不断下降。仅在2015年3~4月,美国就关闭了300多台钻机。2015年中期,美国只有760台钻机在生产页岩油,只及巅峰时期的50%。
雪佛龙、埃克森美孚等石油公司压缩了在欧洲和中国的工作。
雪佛龙公司于2014年末也停止了在奥列斯克地段的工作。乌克兰当局天然气自给甚至出口的希望破灭了。

3 油气田在哪儿?

一提到“页岩热潮”的成功,它的拥护者们就会举出美国和加拿大开采页岩油的实例。
不过,这里也必须弄清楚的是,这里存在重要概念和术语上的混乱。比如,巴肯油田和巴津油田的面积都分别超过50万平方千米和20万平方千米。鹰滩油田和蒙特利油田的面积较小,但也比单独油气田的规模大出好多倍。按照公认的经过充分论证的科学概念,所谓的巴肯油田和巴津油田已属于含油气系统或亚含油气系统。在如此大的面积范围内,可能存在数十个不同规模的油气田。巴肯油田的主要储量和开采量都集中在北达科他州绝非偶然,因为一些大型油气藏都在那里。即使这些大型油气藏也并非尽如人意。

4 水力压裂和新技术

页岩完全类似于低渗透储层,问题是如何获取这种难以采收的石油,更何况目前所采用的技术工艺又是经过多次修改,早已众所周知的办法。

5 页岩井的生命旋回

页岩井的昼夜产量直线下降已是不争的事实。开采的第一年下降70%,到了第三年已下降85%。为了维持目前的开采量,必须连续开凿大量新井。钻进工作完成之后,是一系列地层水力压裂作业,作业危险,其生态后果实际上不能消除。

6 还谈得上什么生态?

水力压裂这个名称本身表明,是利用水实现压裂的。
欧洲国家已经认识到由页岩技术引发的灾害性生态后果。法国、德国、瑞典、捷克、荷兰、西班牙、苏格兰都宣布了页岩的延期偿付办法。在农场主的压力下,加利福尼亚当局也宣布了地层水力压裂的延期偿付办法。

7 革命在哪里?

页岩革命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地质政策,油气价格一路走高然后再暴跌,市场投机把戏,精心策划的混乱,绕过俄罗斯向欧洲国家提供廉价天然气的许诺,强有力的公关活动,所有这一切交织在一起,形成了革命的倍增效应,以表征早已发展的演化进程。

8 推波助澜的动因

在页岩革命中,交织着地缘政治的傲慢、精心谋划的国家对抗,由此连续引发的经济危机、石油走私、市场投机把戏和公关公司有力的活动。

9 “绿色”使者噤若寒蝉

国际生态组织一直缄口不言,或者仅仅关起门来窃窃私语。人们不得不认定,整个过程的操控是为了达到某种地缘政治目的。

10 放眼未来

俄罗斯油气地质学家和油气开采机构放眼的远景应该是怎样的?这些远景由下列因素构成。
第一,目前俄罗斯陆地部分的常规油气预测资源量尚未枯竭。
第二,在俄罗斯北极大陆架现已发现一批大型油气田和远景构造。
上述两点都需要大量投资,在这方面俄罗斯迟到了。
第三,油气原料基地利用和未来的扩大远景当然与西西伯利亚地区巴热诺夫岩系的烃类有关。但是,这里不宜采用页岩技术。
可不要错过这场革命。这种飞跃出现于人类文明的转折点,即现有技术、所使用的物质和生命保障手段都已导致荒谬。页岩热潮的出现,是进入这一转折点时期的第一声警钟,是时候转变方向了。

资料来源:Л.В. Оганесян.Сланцевые углеводороды: реалии и мифы. Использование и охрана природных ресурсов в России.2016,1:13-2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学情报 » 页岩油气:现实与神话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