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东南部和蒙古东部独特的大型铀成矿带的地质特征和地球动力学格架

黄文斌摘译 宋学信审
俄罗斯东南部和蒙古东部独特的大型铀成矿带是世界最大的铀成矿省之一,包括Elkon、Streltsovka 大型铀成矿带(俄罗斯)和
Dornod 超大型铀矿床(蒙古)。本文综合该地区与晚中生代铀矿床有关的资料,分析了深位地球动力学对大规模岩浆演化和矿体成因的可能影响,并探讨了与板块汇聚和停滞板片有关的区域构造同成矿作用之间的相关性。

在俄罗斯东南部和蒙古东部,分布着数以百计的铀矿化点、数十个不同类型的大型铀矿床以及数量众多的铀矿远景区,其资源潜力巨大。这些矿化点标志着该地区是世界最大的铀成矿省之一(图1)。
图1  世界铀成矿省
图1  世界铀成矿省

其中,最著名的铀矿床和远景区位于贝加尔湖以东和西伯利亚地台南部,包括雅库特(Yakutia)南部的Elkon 矿床(阿尔丹河右岸),外贝加尔地区东南部的Streltsova 矿床(Urulyungui 地区)以及蒙古东部的Dornod 矿床(北Choibalsan 地区)(图2)。
图2 俄罗斯东南部和蒙古东部独特的大型铀矿和其他类型铀矿区的位置
图2 俄罗斯东南部和蒙古东部独特的大型铀矿和其他类型铀矿区的位置

这些矿床的资源潜力(包括计算出的和部分提取的铀以及可能继续勘探出的数以千吨计增加的铀矿)从5 万吨(Dornod)到35 万吨(Streltsova),甚至达到60 万吨(Elkon),可分别划分为大型、巨大型和特大型矿床。它们与另外几个钛铀矿(雅库特)和钼- 铀(蒙古外贝加尔地区)矿床在空间上伴生。某些情况下,不仅探明有内生热液型,而且还发现了表生– 外生型(水成古河谷、卷筒前缘型等)矿床。

上述铀矿远景区位于中阿尔丹和克鲁伦– 阿尔贡(Kerulen–Argun)克拉通内。热液型钛铀矿矿化富集在前寒武纪结晶岩内Elkon 地垒中,结晶岩包括高强度的Yakokit–Yllymakh 花岗岩类岩石。钼- 铀矿化主要位于蒙古–Priargun 火山深成岩带的火山凹陷中,如Tulukuev(外贝加尔地区东南)和Dornod(蒙古东部)。两个凹陷结晶基底内的变质岩,与阿尔丹(Aldan)地区的相似,都遭受了强烈的重熔和交代作用。在该晕圈内,长石蚀变、硅化、泥化及其他蚀变与孤立的板状和似脉状含铀矿石层伴生,并与晶质铀矿、沥青铀矿、水硅铀矿和钛铀矿高度富集的大型矿床伴生在一起。锆石的U–Pb、Ar–Ar、K–Ar、Rb–Sr 和Sm–Nd 法等同位素测年数据表明,内生铀矿化是在白垩纪期间形成的。该地区的铀成矿作用已被广泛地追索到环太平洋成矿带的外带,晚中生代构造– 岩浆活动对其成矿作用的影响非常明显。对俄罗斯东南部和蒙古东部地质、地球物理数据进行综合分析,可以还原大型铀矿和远景区形成和分布的地球动力学过程。赋存矿床和远景区的克拉通的晚中生代构造演化史,加上地震层析成像数据,为了解晚中生代和新生代的深位地球动力学状况提供了可能。

在本次综述中,笔者综合分析了与晚中生代铀矿床有关的资料,包括矿床位置和分布、地质构造、岩浆形成的年龄,以此弄清楚深位地球动力学对大规模岩浆演化和矿体成因可能产生的影响,以及与板块汇聚和停滞(stagnent)板片有关的区域构造与成矿过程的相关性。

对位于亚洲东部边缘的大规模、同时代的早白垩世独特的大型铀成矿带的分布和特征进行了概括总结,认为其与停滞太平洋板片前端有着密切联系。这些铀矿和相关矿床成矿带的分布似乎受地幔过渡带内停滞板片边缘的岩浆和流体上涌的控制,因此本文着重强调了深位地球动力学的作用。通过交代作用,太古代– 元古代基底的钍– 铀– 稀土发生重新活化和富集,并在碱性主岩中淀积,似乎有利于内生铀矿床的形成。笔者的模式可以作为勘探该地区战略金属潜在远景区的有用指导方针之一。

Vadim G. Khomich, Natalia G., Boriskina, M. Santosh. Geodynamic
framework of large unique uranium orebelts in Southeast Russia and East Mongolia. Journal of
Asian Earth Sciences. 2016,(119): 145~16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学情报 » 俄罗斯东南部和蒙古东部独特的大型铀成矿带的地质特征和地球动力学格架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