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钻探揭示南海“今世前生”之谜

以下为文章摘要,如需全文,请订阅我们的产品。

1、引言

南中国海的国际大洋钻探(IODP),从首次南海大洋钻探(ODP 184航次,1999.2.16~4.12),到第2次综合大洋钻探计划(IODP 349航次,2014.1.28~3.30),再到第3次南海国际大洋发现计划(IOD P367、368两个航次,2017.2.8~6.11),先后经历了18年。这3次大洋钻探均由我国科学家提出设计申请,并担任航次首席科学家。特别是第3次南海国际大洋钻探的两个航次,是由我国科学家主导,共有26名中国科学家参与。这充分展现了我国科学家团队的整体调查研究实力和科技水平。

2、三次钻探

2.1 首次南海大洋钻探

首次南海大洋钻探(ODP 184航次)始于上世纪1996年,国务院批准参加国际大洋钻探后,我国于1998年才正式加入。并于1999年春就实施了南海的ODP 184航次,揭开探索南海形成演化的序幕(图1)。该航次首席科学家由汪品先院士担任,有9位中国科学家参与。这一航次在6个站位上钻孔17口,采集了水深5460m处的深海岩心,获得了3000多万年以来,西太平洋海区最佳的长期沉积记录,发现了气候演变长周期等多项创新成果,使我国一举进入国际深海研究的前沿。

图1  美国“决心号”钻探船在南海ODP 184航次调查

2.2 第2次南海大洋钻探

第2次南海大洋钻探(IODP 349航次),首席科学家由同济大学李春峰教授和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林间教授担任。该航次完成5个站位钻探,首次钻取了南海中央水深4000m深海海盆的岩心记录,获得多项重大发现:一是首次获得南海形成年龄值的直接证据;二是发现南海形成过程中有多期次大规模火山喷发活动;三是发现南海深海盆反复变化的沉积历史。

2.3 第3次南海大洋钻探

IODP 367航次首席科学家由中科院南海研究所孙珍研究员和美国加州理工大学地质和行星部Joamn Stock担任。IODP 368航次首席科学家由同济大学翦知湣教授和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地球物理研究所Kirk McIntosh担任。在2017年6月11日航次结束。

3、南海多项新发现

IODP 367航次首个钻孔的沉积样品是800万年前沉积的。最上面的48m是深海软泥,属于“平静有序”的典型深海沉积物;48m以下绝大部分沉积样品则为“动荡无序”,反映3800万年以来,南海海底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惊心动魄的风云变幻”状态,海底滑坡、深海浊流、远距离搬运、生物扰动等事件频发。其中有两股最动荡的时期,分别在海底形成了厚达70~100m,延伸达数百千米的砂层。

4、深海研究进展

大洋钻探作为深海探索的前沿阵地,尽快进入深海大洋领域,不仅是我国海洋科学,也是整个地球系统科学的战略需要。随着自主研发深海探测技术的提升,我国21世纪的深海大洋科学考察,形成了以“三龙”体系——载人HOV“蛟龙”、ROV“海龙”、AUV“潜龙”等深海探测和浅、中、深钻取样设备为代表的技术装备,成为深海探查的新利器,加上“梦想号”大洋钻探船建造成功,到2020年前后,我国深海大洋科学研究水平将跻身国际前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地学情报 » 大洋钻探揭示南海“今世前生”之谜

赞 (4)